草窝视频

飞来艳福ed3

.
谁也不能否认人生的反复无常,有时会交上歹运,也有时会遇见贵人。这回轮到童大奇交好运了。他照例于星
期六去方倩如家帮助小佳佳补课。补完课后大奇正准备回家去刚好倩如大姐在客厅看电视,她叫住了大奇让大奇陪
她说说话。大奇便坐下来和这位大姐聊聊。他心里一直很尊敬方大姐,因为她待人很好。


倩如询问大奇的家庭情况,学校生活等等。大奇也都照实说,同时也谈到了自己当家教的事情。倩如夸奖大奇
人很诚实,也很有独立精神。她还说像大奇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或是学校里均不多了,叫大奇继续努力争取毕业后能
出人头地。大奇说自己能过上普通的生活就足矣。


倩如通过与大奇的谈话知道他在经济上比较拮据,就说可以帮大奇一个忙。她愿意介绍大奇去她朋友开的建筑
公司里兼职,因为大奇是学建筑的,专业正好对口。一个星期去两天就可以了,一个月800 元。


800 元对于一个学生来说绝对是高工资了,自己的生活费完全可以解决了,大奇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且深深地
向方大姐表示了谢意!倩如大姐只是笑笑地说道:「小事情!不要谢,帮佳佳补好课就行了!」大奇连说了好几个
「一定」。


童大奇知道这样的兼职机会完全是倩如大姐面子大的缘故。在当今世道,有钱人尤其是商人哪一个敢得罪当官
的啊?巴结还来不及呢!每一个商人就算是自己主动去巴结官场中人还得给自己脸上贴金,美其名曰:政府公关!
但他尤其感激倩如大姐,这点他是记在心里的。


从此,大奇便只做一份家教了,就是帮小佳佳补课。其余的时间他大部分在倩如大姐介绍的建筑公司里兼职。
主要是帮老总打扫办公室卫生,偶尔也打点杂什么的。这家建筑公司的老总姓陈,非常的有钱。虽然他是老板但对
大奇非常的客气,可以算是礼敬有加。


有一次陈总由于太忙了把30万的人民币现金忘在了办公室的办公桌上。现金只用一个黑色塑料袋装了一下。正
好这天只有大奇一个人在办公室打扫卫生。陈总发现30万的现金忘在办公室时真急坏了,连忙驱车回公司找。


当他回到办公室时,大奇已打扫很好办公室的卫生正好从办公室出来。陈总赶紧跑进办公室看钱还在不在。他
发现有人移动过了钱,正要取出来数时,里面有一张字条:陈总,现金不要随便放办公室——小童!他细细数过,
钱一分不少。陈总很开心大奇这种诚实的品性。他连忙打电话把这事告诉了方倩如,说倩如介绍的人就是可靠!


从此,倩如对大奇更是信任有加,渐渐地也不把大奇当外人看。她时常叫大奇牵着小佳佳,三人一起吃饭甚至
逛街。久而久之,大奇便和倩如以姐弟互相称呼。他称呼倩如为「姐姐」,倩如则称呼他为「弟弟」。大奇只有一
点很奇怪:怎么总是见不到她的丈夫。


有一次,大奇帮佳佳补课忽然听见客厅里有人哭,哭声隐隐约约的。大奇知道应该是倩如在哭。于是他就走出
客厅问倩如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倩如这才停止了哭泣说自己没事,只是想念老公了。她双眼浮肿,渐渐地向大奇倒
出了心底的「苦水」,因为她非常信任大奇。


原来倩如的老公在外头有另一个女人,一年四季都不回家。她想念丈夫,也恨丈夫无情无义居然对自己一点感
情都没了。想起他当初追自己时的种种山盟海誓能不痛心吗?他丈夫也在滨海省政府任职。倩如碍于大家的面子又
不敢对公公和娘家的父母说。因为她公公和自己的父亲均是很正直的老红军、老干部。两位老人的身体都不好,尤
其是公公更是心脏病缠身。她很怕说了自己和丈夫的事,老人一怒之下身体会出点什么乱子来。因此,每当公公或
父亲问丈夫对自己好不好时,倩如总是强颜欢笑地说「好,很好……」。


大奇听完倩如的诉说感到有点不可思议。真不知道她的丈夫是哪个呆头鸟?这么漂亮的老婆,又这么善解人意
居然不要了。就算有别的女人也不应连家都不回啊?太无情了,大奇心疼倩如这辈子真是所托非人啊!也许他丈夫
有他自己的理由不回家吧。


有一天,大奇在帮小佳佳补课。倩如则一个人在喝闷酒。待大奇补完课要离开时,倩如在大厅呕吐不止,吐完
又不省人事了。她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沾满口中吐出的秽物。大奇只好扶着倩如去浴室。没办法啊,脏衣服总要换掉。
他童大奇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一个人,说换就换!


大奇先让倩如伏在厕所的马桶盖上休息,待浴池放满温度适中的热水后,就替倩如除去一件件衣服。倩如也真
是的!不会喝还喝这么多,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是酒气和口中吐出的秽物。在除去倩如的外套和鞋袜之后,他有点下
不了手了。因为他眼前的这具少妇美体虽然只是身着内衣,但是全身的皮肤雪白细嫩,双腿性感修长又不失丰腴。
那浑圆硕大的胸部把内衣高高隆起。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大奇这个热血青年有点把持不住。毕竟他是个经历过性事的
「成熟人」,能无动于衷吗?


再三思索之后,他还是彻底出去了倩如的内衣裤和一切身外之物使她彻底「真空」。他把这具能令任何男人看
了都会「喷火」的少妇躯体抱起放入浴缸里,替她擦洗起来。


大奇很奇怪此时的少妇美体怎么净是入鼻的香味,先前的臭酒味跑哪了?他用手轻轻托住她的头,另一只手则
轻轻擦洗着她的身子。在擦洗倩如浑圆硕大但丝毫不下垂的性感乳房时,他真的不忍心用毛巾去擦洗。他还是觉得
用手轻轻搓揉那里才不算是对倩如神圣乳房的玷污。大奇轻轻搓揉了那里一会,再洗净她的全身,最后擦干她的全
身把她抱进了她的卧室。


在搓揉倩如胸部时,他能感觉到那里是弹性十足的,单凭自己的一只手掌根本无法掌握。


把倩如放在床上后,大奇摆正好她的睡姿,让她脸朝上睡着并帮她盖上了一层被子。


这一切都结束时,倩如依然在梦中熟睡,丝毫未醒。大奇并没有走,他坐在倩如的身旁。他知道一个醉酒的人,
尤其是白酒醉酒的人是需要人照顾的。而倩如此次醉的正是白酒,他没有理由走开啊。果然不出大奇所料,一到半
夜倩如就喊口渴要水喝。大奇很自然地替她倒水,并托起她的头帮她拿着水杯让她喝下温热的开水。一个晚上,倩
如接连醒来四五次,每次都嚷着要喝水。大奇一一帮助她,让她喝下温开水。


人不是机器更不是铁打的,大奇在倩如熟睡后,自己也累得趴在卧室的化妆台上睡着了。


大奇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突然感到有人在推醒自己,揉了揉睡眼才看清是倩如在叫醒他。倩如
的那幅美人脸在自己眼帘里逐渐地清晰起来。


乌黑盘起的秀发,漂亮的丹凤眼,笔直笔直的鼻子,红红的嘴唇,似鸡蛋状的白皙脸蛋。这幅脸要说多美就有
多美。倩如全身只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薄睡衣站在自己眼前。


大奇说了声:「姐姐,你醒了啊?」就站了起来,倩如轻轻地问道:「是你昨天帮我弄上床的吗?还擦洗得这
样干净的?」


大奇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满脸通红。毕竟自己昨天是真的脱光了人家啊!


大奇不敢正眼看倩如,他怕她的眼神。他有一点自责,正思索着怎么办?她会不会骂自己是流氓啊?可是突然
间自己的唇被另一张唇给吻住了。不错,正是倩如主动吻住了大奇。


大奇面对突如其来的吻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太不可思议了!他不知道该不该拒绝这种方式的吻?
因为这吻太亲切了,而倩如又是这么一个让人心动的绝美少妇。在内心的犹豫与思考,权衡与挣扎后,他选择了回
应这美妇的吻。


双方吻了许久,倩如才松开唇。她含情脉脉地看着大奇说:「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包括我的老公。你是
第一个!大奇,你觉得姐姐漂亮吗?」


大奇点点头,倩如又轻声地问道:「那你爱姐姐吗?」


大奇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在的,心里早就喜欢上了这位温柔、体贴、性感、迷人的
年轻少妇。但是不敢往男女关系那方面想啊!


倩如轻柔地说:「弟弟,抱紧我!」说完,倩如又吻上了大奇。大奇被这一吻把自己所担心的不道德感和不安
感全都给吻没了。他突然新潮澎湃起来,热血也开始沸腾起来。此时的大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倩如姐姐,我爱
你!我要得到你!」


大奇紧紧地抱住了倩如,深深吻起她的红唇来。他觉得倩如的小舌尖滑腻腻的,整个嘴巴也甜甜的。从她口中
呼出的每一股气息均是那样的清香。


大奇很自然的又由紧紧地变为轻轻地拥住了倩如,手也轻轻地隔着她的睡衣轻抚妇人的后背。不一会,他又把
手伸进妇人的睡衣内轻柔慢搓起那傲人的胸部来。大奇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尽管自己情绪高涨。但是,他的
内心还是相当平和的。他觉得自己应该贴近倩如,贴近她的内心,贴近她的一切!


轻揉慢搓的手慢慢地变得力道大了起来。他索性扒掉了妇人身上仅有的一件衣物。让这具性感迷人梦中才能见
到的身子「坦白」面对自己。此刻,他只需要妇人的「坦白」,不需要任何的阻碍之物!


这一下整个性感白嫩的躯体完全展现在了大奇的眼前。肌肤白得让大奇头晕目眩,也白得让大奇疯狂。傲人的
双峰令人无限神往。大奇动作很熟练地将妇人抱至床上。让这具玉体横陈在自己的眼前。他两手同时掌握两座山峰,
在使尽各种方法对其进行挑逗之后才发现此时的自己也早已被倩如弄成「坦白」了。当两人均「坦白」相对时,倩
如含羞一笑。大奇觉得此时的倩如最美。印象中她永远都是那么落落大方,是从不害羞的。可此刻竟像个未经人事
的少女一样含羞不已。大奇这才猛然惊醒,自己是一个男人,而对方只是一个妇人而已!他没有小视任何妇女的意
思。但他从来都认为只要在床上,男人是可以主导女人的!对于眼前的妇人,他当然可以主导了!


大奇对倩如温柔地笑着,伸出一个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那个物件。他又伸手摸了摸妇人那性感如火的红唇。不
愧是已经人道的少妇,少妇就是少妇永远不会像不知人事的少女那样无知。少妇当然明白大奇的意思了。她先是惊
讶地瞪大眼睛看看大奇,后又妩媚一笑,笑容透露出无限的诡秘来。


妇人在大奇的面前低下头来,用自己的唇舌熟练地服侍起如意郎君的「男性象征」来。妇人熟练而动情的服侍
也使自己渐渐地似乎失去了理智。妇人居然主动让大奇站在床上,站立在自己的面前。尽管当她站立时比眼前的男
人还略高那么一点,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迎面跪在了大奇的面前,双膝着地。她殷勤地摆着自己的头继续像刚才一
样用唇舌服侍起大奇来。应该说从开始至今妇人的唇或舌几乎没有脱离过男人的「尊严」。她甚至把自己的手也加
入到殷勤服侍的行列中来。


难怪有人说少妇才是男人最需要的,大奇此刻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少妇的成熟与懂事。他的眼神几乎没有
离开过妇人的唇舌与眼神。从双方的眼神对视中可以看出这是一场征服与被征服的较量。尽管此时的妇人表面上使
以奴役姿态跪在大奇面前,可是她的眼神一直是企图征服眼前这个男人的。大奇通过眼神对视明白这个妇人并不会
轻易让自己永居于主导地位,她正在卖力颠覆这种主导。


但是最终还是妇人错了!她太低估眼前这位少年老成的男人了。男人一直面不改色并且自始至终都是以温柔加
坚毅的眼神杀退了自己一次次企图征服他的眼神。在这场意志力和意念的对抗中,最终失败的是自己!


在这场对抗中,童大奇最终获得了全胜。他的目光始终是温柔又坚定的。也正是因为他始终坚定的目光和坚毅
的眼神才使得妇人一次次想征服自己的企图均宣告失败。征服自己的失败,则意味着崇拜自己的开始!在两性世界
里,女人永远这样地对待男人。要么征服男人,要么崇拜男人。


大奇读出妇人转而用崇拜的眼神凝望自己时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甚至是闭上双眼来尽情享受妇人对自己的
无比崇拜。大奇心中大悦:倩如,我尊敬你,也爱你!但作为你的男人我必须征服你,现在我终于征服你了!


大奇此时舒服地睁开眼看看妇人,他发现妇人正在用几乎是哀求的眼神凝望自己。他立刻感到有点内疚,可能
是她服侍得太久了吧,有点累了或是酸了。但是她的唇舌始终不曾脱离自己。大奇生怕她累着,就用手轻轻拍了拍
妇人的粉腮,有对她点点头。妇人这才放心地停下了服侍活动,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毕竟大奇是疼惜自己的女人
的,不能让她累着了!


大奇放平倩如的身子就骑乘了上去。他要尽情享受这征服对手的极致快感。作为被征服者,倩如是热烈地回应
着男人的。大奇在动情之时也不忘用手牢牢把握妇人的玉女峰。


大奇边享受边暗自感叹她都是三十岁的女人了但弹性丝毫不亚于美婷的。身下的妇人真是尤物啊!但是和骑乘
美婷不一样。对于美婷他始终是保护欲望居于主导地位;而对于身下的妇人,他自始自终都是征服的欲望。这或许
就是少女与少妇的最大区别,她们间的这种区别应该是由男人来决定的!


大奇满头大汉,倩如也香汗淋漓。大奇尝试与倩如演练《鸳鸯秘谱》里的各种体位,能想到哪一种就用哪一种。
而倩如居然无一不从,她非常顺从地听从大奇的指挥。特别是当大奇采用背后位对付这性感丰腴的妇人时,妇人几
乎是尖叫着扬起头达到了情欲的顶点。几乎是同时,大奇也越上了快乐的山峰。


高潮过后,倩如俯卧在床只是一个劲的闭眼喘气。大奇则紧紧贴在妇人的背后。由于他长得不高,而倩如是修
长身段,所以他口中呼出的气息全部喷到妇人的后背上。良久,倩如才睁开眼睛。


倩如:「小鬼头,哪学来那么多花样?」


大奇:「无师自通,也可以说是自学成才。」


倩如听后转为偎依在大奇的胸前大笑。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了各自的心事。


倩如说自己老公的那位情人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无法与自己相比,但不知道为什么老公不要自己偏要那贱人。刚
开始自己怎么都想不通,后来才打听到,那个贱人的叔叔是中央领导……她又对大奇说,以后没事尽管到家里来,
不用担心什么,更不要怕她老公。


大奇也向倩如说了自己和美婷的过去。倩如非常有耐心地倾听大奇的诉说。当大奇说完之后,她居然也眼睛湿
润起来。她叫大奇不要责怪美婷,她相信美婷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女人。也许有一天她还会回到大奇身边的。


倩如的话很贴心,什么时候都让大奇有如沐春风般的感动,也让大奇感到很温暖。他想,倩如的老公真是禽兽,
这么好的妻子居然不要!但换一个角度来说,这不正好成全了自己吗?他是最幸福的男人,正因为他老公这样禽兽
他才可以拥有并彻底征服这个成熟美艳的极品妇人。从现在开始,这个妇人是属于他的了!


两人聊着聊着都累了,大奇便搂着倩如睡着了。这一夜他是在这屋子的男主人的主卧上搂着他的女人入睡的,
他感觉自己虽然不是男主人但比男主人要威风得多!他从心眼里鄙视这屋子的男主人!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